庐陵欧阳修

【all叶】我大概是个假人了

一川烟草:

 


国家队犯病日常


 


以下正文


 


一觉醒来,天翻地覆。


 


1


叶修挣扎着从梦境里爬起来。昨天他们赢得了世邀赛冠军,比赛结束后黄少天张佳乐等嚷嚷着一定要庆祝庆祝,硬是把软成泥的叶修架起来绑到饭店。十几个大男人喝了点无伤大雅的小酒,结果没想到最后无一例外地醉了。


 


平时看起来最乖的周泽楷无尾熊一样双手双脚缠住叶修,哼哼唧唧地不肯动地方。黄少天和孙翔晃晃悠悠地一人拽着周泽楷的一只脚踝要把麻袋周拖走。方锐张佳乐鬼哭狼嚎地喊着麦,什么“我爱你你却爱着他”,“就是爱到深处才由他。”然后一人提着一个酒瓶子冲着叶修大声吼:“说,我是不是你最爱的人!”


 


叶修晕晕乎乎地靠在沙发上,到后来意识也不清醒了,隐约记得是两个女生和夹在一群基佬中间瑟瑟发抖的李轩叫车把醉鬼们送了回去。


 


此时他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回忆昨晚的场景。叶修动动身体想要起床。嗯?居然动不了?


 


感觉好像鬼压床。


 


叶修猛地睁眼,入目即是喻文州放大的睡脸。


 


他想可能李轩图省事儿把喻文州送到自己的房间了,并没在意。没想到等他扭过头,发现背后还有一个呼吸均匀的孙翔。


 


低头一看,腰上挂着一只黄少天。


 


动动腿,听见一声呓语。叶修偏头,脚边躺着一只张佳乐。


 


五个人,包括他,浑身上下不着片缕。


 


他觉得自己需要重新睁眼。


 


刚闭上眼,耳边传来轻笑声。


 


“醒来就别装睡了。”


 


喻文州胳膊从叶修的脖颈下方穿过把他环住,另一只手捏捏他的鼻尖,态度相当宠溺。


 


叶修哆嗦了一下,眼睛瞪得圆圆的,转头看他好像神经搭错的国家队队长。


 


喻文州嘴角含笑,眼神温柔得要腻死人。他抬手虚虚地盖在叶修的眼睛上,轻声轻语地说:


 


“大清早的,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忍不住的。”喻文州感受着叶修的眼睫毛在他手心轻刷两下,笑意更浓,“你昨天已经很累了,我不想再折腾你,免得我还心疼。”


 


叶修犹豫着问了句:“文州……你还没醒酒?”


 


喻文州掀开被子,把叶修的腰部挂件黄少天顺势甩到床的另一边,抬起上半身靠在床头。


 


那前胸后背抓痕简直是不忍直视。


 


喻文州单手把自己额前的刘海往后梳,声音有些沙哑:“呵呵,不是你昨晚醉酒之后一直缠着我们几个要的么?到最后都哭得没有力气了,还抱着我不让我离开呢。”


 


叶修觉得喻文州可能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现在有点不正常了。


 


他挣扎着要起身,背后的孙翔拍了他的屁股一下,轻声斥道:“别乱蹭,惹出火你来灭。”


 


叶修感应到孙翔的生理变化,僵住了。


 


喻文州把手放在叶修的头上,安抚他并教育孙翔:“你别吓他了。昨晚你要得最多,他嗓子都哭哑了。”


 


孙翔哼了一声:“那是他骚。”


 


你才马叉虫,你全家都马叉虫。


 


叶修腹诽一句,鉴于他现在嗓子哑不能说话,更何况还搞不太清楚状况。


 


难道是有人恶搞?


 


叶修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发现这不是他熟悉的酒店房间,他所在的,是一间装潢奢华的卧室。再看看喻文州和孙翔的脸,貌似也比他昨晚见到的更成熟一点。


 


黄少天和张佳乐也被说话声吵醒了。黄少天直接从他腰上爬起来,凑到他面前啃了他一口。叶修眼睛瞪得更圆,黄少天忍不住亲了他的眼睛一下,嘿嘿笑着说:“我就喜欢看宝贝这种被我狠狠疼爱后楚楚可怜的模样。”


 


黄少天,你语文老师迟早找你索命。


 


张佳乐坐起身,五指伸进自己的发间,按摩着头皮,显然是因为宿醉不舒服。他那只空闲的左手相当不老实地顺着叶修的大腿往上爬,在摸到关键部位之前,叶修身子一扭躲开了。


 


“躲什么!”张佳乐掐了叶修大腿一下,没用力,掐完还顺手摸了几把,“两年多了还害羞?”


 


叶修坐起身,舔舔唇,尝试性地发出一两个单音,确定自己嗓子还没坏到说不出话的地步,他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


 


几人安静地听叶修说他应该是乱入了这边的世界,他们搞错了人。结果叶修说到嘴都干了,却发现其他四个并没有出现他预料中的大吃一惊的反应。


 


喻文州噗嗤一声笑出来,曲起食指在叶修鼻尖抹了一下。


 


“今天又编出新故事了?真淘气!”


 


叶修呆住。


 


喻文州自顾自地起身,伸了个懒腰,回头看他:“你呀,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鬼点子。”


 


孙翔掐了他的脸颊一把:“觉得我们要得多了就直说,别拐弯抹角的。”


 


黄少天笑嘻嘻地在他腰侧咬了一口,说:“就是就是,你说你绞尽脑汁编故事多累啊!嗯,虽然就算你直截了当地说了不要,也是不可能放过你的。”


 


“所以你就老老实实地躺平任调戏就好。”张佳乐像敲键盘一样在叶修大腿上点来点去。


 


教练,我大概起床的姿势不对。


 


叶修欲哭无泪。


 


2


 


喻文州一边对着穿衣镜打领带一边对惊魂未定的叶修嘱咐道:“你今天白天好好在家待着,晚上再去王老板那边。”


 


“王老板……王杰希?”叶修坐在沙发上问。


 


喻文州的手顿了一下,转身坐在沙发扶手上搂住叶修的肩膀,在他发顶轻吻:“嗯,我知道你不想去他们那边。但是当初都说好了的。你今天晚上乖一点,别惹他们生气。不然到时候你虚弱无力地回来,我又该心疼了。关键是你还不让我上床。你啊,就这时候精明,谁心软你倒是明白的很。”


 


叶修只想摇晃着喻文州的肩膀嘶吼着问他“你们当初到底说好什么了?!到底说好什么了?!”


 


但他现在心力交瘁,不想说话,也不想知道“他们”是谁。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个假叶修了,或者自己正在拿着假剧本,过着假人生。


 


喻文州抬头问刚洗漱完的另外几人。


 


“你们今天傍晚谁有空?”


 


“我有通告。”孙翔光裸着上身,正在擦头发。


 


“我回俱乐部,有点事儿处理。”黄少天叼着吐司穿衣服。


 


“我加班。”张佳乐正在绑自己的小辫子。


 


喻文州无奈地看着叶修:“我要开会。这样吧,一会儿我给方锐打电话,晚上让他来接你。”


 


这里面居然还有废物点心的事儿……


 


叶修已经不想细究其中的套路了,他只想等这一天过完,也许一觉醒来,他就能回到原来那个安全的世界。


 


3


 


傍晚,方锐准时出现在门口,先是把叶修按在墙上热吻一番,随后才摸着叶修的脸说:“我得趁这机会多亲几下,要不然一会儿就得和别人分羹了。”


 


叶修放弃治疗。亲吧亲吧,和这群神经病是讲不了道理的。反正回到原来的世界,谁也不知道方点心强吻了叶领队。


 


不就是被啃几口吗,多大点事儿……


 


等叶修被孙哲平、王杰希、韩文清、周泽楷、方锐团团围在大床上的时候,他才有天崩地裂的感觉。


 


他总算明白为什么喻文州让他乖一点儿了。


 


“小周……”叶修首先向看起来最好说话的周泽楷求情。


 


周泽楷一点也不含糊地把叶修的上衣扒下来,还微笑着说:“前辈,乖乖的。”


 


“点心……”叶修转而把头扭向方锐。


 


方锐嬉笑着抓起叶修的手放在唇边亲一口,嘴上一点都不放软:“老叶,虽然我很想帮你,但是我打不过他们几个啦!”


 


你个怂货!


 


剩下三人在叶修眼中简直就是夜叉,他的目光不安地在三人间逡巡了几圈,最后锁定了王杰希。


 


“大眼,我害怕……”叶修的声音都在抖,他是真的很怕。


 


王杰希抱着胳膊,声音很冷静,下身很冲动。


 


“别拿你对付喻文州的那套应付我。不管用。”


 


孙哲平坐在床上,拍拍叶修的屁股,邪笑着说:“等一会儿来劲儿了你就舒服了。”


 


韩文清是不屑于讲这些废话的,他直接上手把叶修的衣服都扒了。


 


“我要喝酒……”叶修颤巍巍地提着要求,他想反正自己沾酒就醉,一了百了。


 


“啧,事儿这么多。”孙哲平不耐地抓着头发,想要直接上。


 


方锐一把拦住他,眯着眼睛开口:“我听黄少天说,昨天叶修喝了点小酒,醉了。那滋味和风情都不错。黄少天跟我说的时候,口水都快留下来了。”


 


“所以……可以一试。”


 


叶修俩眼一闭,一醉方休。


 


次日清晨,看到熟悉的国家队入住的酒店房间,叶修激动得要哭出来。


 


正在他想亲吻一下苏黎世的大地时,有人敲敲门,在叶修应声后走进来。


 


叶修看见熟悉的国家队队长只想抱住他转圈。


 


喻文州走到叶修床前,坐下,伸手摸摸他的脑袋。


 


叶修双眼闪亮亮地看着他。


 


半晌,喻文州吐出一句话,让叶修的心凉了大半。


 


“今天,你又想编出什么故事呢?”


 


——完


 


本来想走欢脱风的……


 


写着写着就写歪了……


其实吧,要想细思一下这个细节,就是平行空间的问题啦。我曾经想过一个比喻,如果一栋楼只有一个单元,也就是一层只有一户住户,那么这可以看作是纵向的时间轴。但是如果我们把楼横向拉开,同一层的人做着同一件事,但是有多个房间,也就成了平行空间啦233


上面那个和我之前有一篇文的设定是一样的(其实根本没有)。就是浪味修那篇啦,很多个叶修都是做国家队领队,过一样的人生,但是却有不同的爱人。结果时空混乱了,就相当于同样住在一层的其他叶修来到103号原著向叶修的房间轮流串门吧。(咦这篇文好像一下子高大上起来?)


至于这篇,应该是庄生梦蝶吧。原著向叶修或许只是np文叶修做的一个梦,可能在平行世界存在,可能只是臆想出来的人。最后的伪原著实np向叶修可能做了前两个梦,前两个叶修同上,可能存在可能不存在。


这是解释一


也可能是原著向的叶修真的穿越平行空间了,或者说,这次不是在一个楼层串门,而是跑到二楼或三楼去看了非原著向叶修的生活。为什么说编故事,大概是除了原著向的叶修,其他叶修早就有了这种“串门”经历,也就是穿越过了吧


这是解释二


所以老叶才总以为自己是“假”的。


嗯,大体就是这样。这只不过是我想的套路,大家有什么更好的想法可以跟我讨论呀

评论

热度(1951)